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kaibao88.com/,欧联哥本哈根

乘机飞越西伯利亚,飞往家的方向。经过了十几个小时的颠簸辗转,肖欣终于回到了天津的家。而在登机前,作为代表中国民众的青年志愿者,肖欣对哥本哈根的会议结果,还在期待。

“我想当我置身上万英尺的高空,再看哥本哈根,再回首在那里16天所经历的一切,一定会有不真实的感觉。原本以为可以带着一场记忆的‘童话’回家。遗憾的是,它现在还没有结局……”12月19日,肖欣在自己的博客上写下了这样一段话。

肖欣,南开大学政治哲学硕士,主修环境政治学,长期关注气候变化议题。2008年,她曾到印度尼西亚考察当地的气候变化情况;2009年的7月,她参加了由乐施会主办的“对抗气候变化,爱上零度贫穷”“I DO”大型公益活动;她还曾远赴甘肃“感受”气候变化对贫困人群的影响;今年12月,肖欣代表中国民众前往哥本哈根,与全世界“分享”她搜集到的气候贫穷案例,呼吁更多人为贫穷人对抗气候变化,“用真实的故事,去给冷冰冰的碳排放数字加加温。”

从12月4日到12月19日,肖欣身处哥本哈根会议第一现场,用心地观察、体验,并发出中国青年的声音:期待着哥本哈根会议有个童话般美丽的结局。

昨晚7时20分,回到了天津。华灯初上的津城让肖欣感到格外亲切,晚8时许,她进了家门。回到家后,肖欣洗了把脸,便匆匆赶往日报大厦。晚8时40分,她便坐在了记者面前, 再一次接受了《城市快报》记者的独家专访。

“回家,重回原来的生活,上学、写论文、找工作……”肖欣说,“其实,我的心还留在哥本哈根,因为还有惦念,还有遗憾……”

记者:作为一名来自中国的青年志愿者,在哥本哈根的16天时间里,你每天都在做什么?

肖欣:每天都很忙碌,有很多“工作”要做。每天,我差不多都要晚上9点钟离开会场,回去后更新完博客,往往已是凌晨。转天早上8点,我们乐施会还要开晨会。现在的哥本哈根,圣诞的节日气氛已经很浓,但我却没有时间去感受,每天都在会场里忙宣传,告诉大家中国也是气候变化的受害者……

在15日参加“今日领袖与明日领袖的气候对话”活动之前,我们有个年轻人的内部交流会。在这个交流会上,我拿着甘肃农民给我的玉米给大家讲故事。然后我问他们,“你们对中国,有什么概念吗?”其中,有个志愿者说:“中国很强大,所有的东西,都是中国制造的。”这时候,我就跟他们讲,我看到的受气候变化影响的中国是什么样子,跟他们讲甘肃的故事,告诉他们,实际上在中国,一些政府的、民间的志愿者组织已经和正在通过实施一些项目,让农民的生活变得好起来。我跟他们讲了甘肃当地群众用“太阳灶”的故事。来自肯尼亚的志愿者就非常赞同地说,他们那里也有。

我这次去哥本哈根,除了带去了玉米,还带去了一个手电筒,也是甘肃当地群众给我的。在15日的会议上,由于发言时间太短,手电筒没来得及展示。像我手里的这个手电筒,很可能是我所去过甘肃农村一些家庭中唯一的“家电”。这让我深深地感受到,碳排放最少的人,可能受环境破坏影响最深。

在哥本哈根的会场中,在大的场合,我的声音可以让“大人物”听得到。而在会场外,我也努力让更多的人了解中国。

肖欣:对,在去哥本哈根前的半年时间里,我都在做准备。之前,我跟乐施会一起参加活动,参加培训,读各种各样跟气候变化有关的材料,好多都是特别专业的材料。因为乐施会的同事们告诉我,到了哥本哈根肯定会很忙,必须提前做好准备。我在哥本哈根能从容地应对各种各样的工作,正是因为提前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

肖欣:吃的不是特别的习惯,但乐施会的同事带了一个锅去,我们买了米和菜,我经常自己煮粥喝。去哥本哈根前,我还担心那边太冷,带了两件长羽绒服过去,结果都没用上。反而是今天一回天津就用上了,因为下了飞机,发现天津特别冷。现在的哥本哈根的天气,有些像中国南方初冬的气候,有点湿冷。我15日参加论坛的那天,正好赶上哥本哈根的第一场雪,为了给减排做贡献,我下了地铁冒雪走了二十多分钟路,那时,感觉确实有点儿冷了。

对了,你一定看到我在15日论坛上穿的那件红色的华服了,那是我根据旗袍的样子自己设计的。其实,这件衣服就是为一些比较正式的场合刻意准备的。衣服是在古文化街“加急”定做的,上飞机之前的那天上午才拿到。

记者:你回来的时候,哥本哈根会议还没有出最后的“结果”。作为一名亲历者,你对这个“结果”有什么期待?

肖欣:在现场,我能感受到,大家对中国寄予很大的期望,中国也做了很多的努力。在我去哥本哈根之前,我以为这些国际谈判,也就是谈一谈,定一个协定。经历了之后,我才发现,最后出台一个协议,需要很多人的努力。在哥本哈根的贝拉中心,会议最后几天的时候,几乎每天都是凌晨三四点的时候,谈判还都在继续。

我在网上也看到一些网友的评论说,领导人或者一些其他的代表去哥本哈根,是去哥本哈根童话世界旅旅游。其实,身在其中,你才知道,不是这样的。因为根本就没有旅游的时间,他们每天都会谈到凌晨三四点,而且这两天,每天的消息好多都是凌晨出炉的。

我回来的时候,大会已经进入“加时”了,但还没有最后结果。听完的演讲,我利用最后的半天去看了哥本哈根的小美人鱼港。抵达小美人鱼所在的港口时,天已经全黑了。当时,除了小美人鱼之外,我还看到了一只冰雕小企鹅。寒风中的小美人鱼和企鹅静默相望,似乎都在等待。我当时就一个人,心情特复杂。这么多人在为气候这件事努力,都在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所有的人都在等着一个好的结果。

肖欣: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了一个“高调的”。能在哥本哈根见到,也成了我最大的期待……但是特别遗憾,贝拉中心从两天前就“戒严”了。尽管没能在现场听到的演讲,但能在离总理最近的地方“零时差”听到总理的演讲,我仍然很激动。当时身边的同事问我,中国是谁要发言的时候,我很自豪地说,“是总理,他还是我们南开的校友呢!”

我印象里的,是在电视新闻里看到的,在南方冰灾和四川地震时第一时间赶到现场的老人,他皱着眉头,甚至眼含着泪水;是在报纸上读到的,在视察返京途中,在天津站为抱着生病的孩子正为医药费发愁的母亲慷慨解囊的老人;是在甘肃的村子里看见乡亲们竖起大拇指夸奖的一位老人;是在南开大学三食堂里见到的,跟我们一起吃“大锅饭”,祝福南开永远年青的老人……我印象中的,就是那么一个温和、平易近人的老人。但在哥本哈根大会上,我看到了另一种风采的,他目光坚定、说话铿锵有力,他的精彩演讲让全世界了解到中国在应对气候变化中所作出的艰苦努力和对未来的坚定信念。

肖欣:如果说感触最深的事,应该是两件事。一个就是我刚进会场的时候,发现通向会议大厅的走廊里有一块电子屏幕的展板,上面是来自世界各国的受到气候变化影响的人们的声音,我仔细在上边找了找,中国竟然是空白。这对我触动还是挺大的。于是,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不断地讲中国受气候变化影响的故事,这让许多其他国家的人都很惊讶,还有人专门带着记者来采访我。再就是,在15日的“今日领袖与明日领袖的气候对话”论坛上,我在讲中国的故事的时候,我的玉米很快就被联合国粮食总署的“大人物”拿走,并表示会将这个玉米带回去告诉更多的人。这让我特别开心,因为,从哥本哈根缺失中国的声音到听到中国声音,有我的一份努力。

其实,在这个会场中,你会有机会遇见特别多的人,每天都会有各种各样的故事,甚至有人到哥本哈根去“作秀”。但我只想去哥本哈根做我想做的事情,我就是到那里帮助贫穷人去发声的。在哥本哈根,的确有机会接触明星,接触“大人物”,如果你不知道自己是去做什么的,就会迷失方向。

肖欣:我刚下飞机,还没来得及去梳理这16天的事情。或许等我沉淀下来的时候,我会有种不真实的感觉。对了,在飞机上有个特别有意思的小插曲。我回来的时候,怕行李超重,所以能不带回来的东西我都没带。飞机上,坐在我后面的是一个丹麦人,他的太太是台湾人,他好心地说可以帮我带一些行李,因为他的行李比较少。他还告诉我,他在青岛有企业。我们一路都在聊有关环境的话题。他说,许多像他这样的普通丹麦国民,虽然没有进入会场,但在会场外,去做了许多小的呼吁活动。比如,他就和一些丹麦国民在哥本哈根的一些桥梁柱上安装了红灯,警告人们,如果不重视这次会议的话,格陵兰的冰川融化就会淹没这些红灯。

肖欣:主要都是一些徽章和宣传手册。在这些徽章上,世界上不同的志愿者组织表达着他们各种各样的创意。比如,有的徽章上写着“乘坐公交车,可以减少85%的碳排放”;有的写着“你如果吃素的线%的碳排放”,还有一些创意是我们平时都想不到的。

但我最珍惜的还是这件墨西哥志愿者戴在我手指上的这个小东西。它是用彩色的草编制的,他们给我戴的时候告诉我,不要摘下来,一直戴到明年的气候大会在墨西哥召开的时候。其实,这也是在告诉我们,哥本哈根会议不是开过去就完了,而是减碳这件事一定还要坚持下去。

肖欣:收获很大。我的毕业论文题目是《生态社会主义》,这次会议给我提供了许多独一无二的素材。此外,最重要的收获是,在这次大会上,也再一次坚定了我关注气候和环保的决心,这是我喜欢的方向。因为我看到,越来越多来自不同领域的人,企业、媒体、社会团体、科学家、政府,都在关心这个议题。我今年研二,从周一开始,我就要开始找工作了。无论今后做什么,是进入和新能源新技术有关的企业也好,还是进入其他的行业和领域,我希望能找到这样一个平台,来做我喜欢的事情。

如果说我去的时候和回来的时候,心情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去的时候,更多的是期待,有一点好奇,毕竟是第一次参与这么大的国际会议。回来的时候,目标更明确了,知道有这么广阔的空间,可以让我们去做一些事情,而且我肯定会一直关注。

不过,哥本哈根会议结束了,回到天津,回到校园,我还是我。当然,我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在结束你们的采访之后,要好好睡一觉。

肖欣:其实,在此之前,我基本都乘坐公交车。而且我出门都自己带餐具,这次去哥本哈根也都带着,但我到那去,发现他们都不用一次性筷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