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leyu.com巨星路线看来是黄了姆总监提拔下巴黎青训的小弟们?

欧冠决赛前一天晚上,从圣但尼法兰西大球场往巴黎市中心方向走出去不远,就能看到一片热闹的景象。一场青年锦标赛的决赛因齐达内的到访暂停。

1998年世界杯决赛时,齐达内正是在不远处那座球场中两破巴西队球门,带队夺冠,就此成为法国的民族英雄。今年欧冠前夕,他来到一块以他名字命名的五人制球场,和球迷一起看比赛。

很快,人群开始齐声高喊“齐祖”的名字。该赛事由阿迪达斯组织,参与者们热情很高。来自巴黎各区的小球员们尽情展示天赋和球技,时不时就让观众眼前一亮。

富尼耶当然敢说这话。他和齐祖在波尔多当过队友,随巴黎圣日耳曼拿过法甲冠军,在2005年成为该俱乐部一队主帅。现年57岁的他将职业生涯大部分时间奉献给了足球人才培养工作。

“这也是因为(巴黎)有很多社区赛事,有很多球队,好球员也非常多,”富尼耶解释道,“教练也很优秀,训练水平很高。”

但ZZ10球场是一个展示运动和街头文化的地方,没有太多的教与学。球员们的技术更多是自学而来,场地本身也很小,没有太多转身的空间,鼓励球员们像齐达内那样多做别出心裁的操作。

比赛节奏很快,每场都只有10分钟,决赛交战双方是Pirate FC和FC Tiki Taka。整届赛事期间,驻场DJ都在场边激情打碟带节奏。

类似的赛事在巴黎并不少见。下个月,Tonsser(一款能让业余爱好者记录者表现数据的APP)将举办一项活动,让90名草根球员与职业俱乐部的球员同场竞技。

在2019年巴黎郊区的Vinci杯上,Tonsser临时拼凑了一支草根少年队,赢了巴黎圣日耳曼最强的U-15梯队。巴黎草根足球的人才深度由此可见一斑。

这些草根球员也非常渴望获得机会。每年,各职业俱乐部都会淘汰大把青训球员,而齐达内上周出席的比赛,还有三年前Tonsser队创造的“奇迹”,都在提醒那些怀揣足球梦的少年:无论何时都不要放弃梦想。

在巴黎各个区,足球就是希望。“这么说可能冒犯丹麦了,”Tonsser联合创始人、丹麦留学生彼得-霍尔姆告诉天空体育,“但我们没有这种志气,我们那边的人出生在特别安稳的环境中,不拼也可以的。”

“有时我觉得Tonsser 最适合那些建立在希望、梦想和抱负之上的国家,所以它适合法国。在这里,俱乐部那么多,好球员也多。”

“你看现在的法国足球,我觉得和巴西的贫民窟足球有很多相似之处。城市里有越来越多人在街头踢球。足球文化特别好,很有吸引力,巴黎周边地区的街头足球发展得很好。”

“在大城市,很多球员不一定有踢球的地方,他们怎么练技术?怎么营造那种文化和快乐的氛围?今天巴黎就有这种现代足球的 DNA,能解决刚刚我提到的种种问题。”

对巴黎圣日耳曼这样的俱乐部来说,寻找草根人才并非易事。“如果他们待在泡沫里不出来,那事情就不太好办了。”富尼耶说。但在这个有1300多万人口的城市中,许多人从草根球场脱颖而出。

例子不胜枚举。2018年世界杯冠军队中有8人在巴黎及周边地区踢过街球。在巴黎外围萨塞勒斯长大的阿尔及利亚国脚、四次英超冠军得主马赫雷斯也有过类似的经历。

马赫雷斯没能帮曼城打进今年的欧冠决赛,错过了回巴黎献技的机会。但在11区长大的科内特做到了,利物浦中卫小时候在铁笼里踢过用报纸和胶带缠成的足球。

科内特正循着巴黎老乡坎特的足迹前进,这两名高水平球员有一个共同点:都没效力过巴黎当地豪门巴黎圣日耳曼。

这不得不让人对巴黎圣日耳曼的青训工作提出质疑。他们不差钱,可以将最好苗子搜罗到梯队里,可问题是:这些人才后来都去哪里了?

2014年,年仅18岁的科曼离开巴黎圣日耳曼,加盟尤文图斯,也开启一股潮流。从那时起,许多年轻球员先后离开巴黎圣日耳曼,去往别处发展。2019年,穆萨-迪亚比转会勒沃库森,恩昆库去了RB莱比锡。

过去这些年,巴黎圣日耳曼走的是巨星路线,引进了内马尔和梅西等大牌新援。这可以解释为何他们如此重视邦迪少年姆巴佩,但他也是巴黎圣日耳曼花大价钱签来的,而不是自己培养的。

“巴黎圣日耳曼一门心思签巨星,这条路错了吗?没错,我觉得没错,”富尼耶说,“但两手抓会更好一点。人们对巴黎本地球员期望很高,特别是在巴黎圣日耳曼,所以他们很难踢出来。”

富尼耶清楚问题在哪里:“他们去外国或者其他俱乐部,机会更好。” 因此,越来越多的好苗子很小就去外面寻找出头机会。

库阿西决定去拜仁发展前为巴黎圣日耳曼出场过6次。奥奇切只代表巴黎圣日耳曼踢过一场比赛,获得金童奖提名,然后启程前往圣埃蒂安。

“今年梯队的小伙子们表现不错,但他们(在一队的)出场机会有限,”富尼耶说,“这和巴黎圣日耳曼的环境有关,队里的其他人让年轻球员球员处于困境,不能保持专注。”

年仅19岁的米楚特被视为巴黎圣日耳曼的下一颗希望之星,他只代表一线队出场过几次,现在也想离开。这加剧了部分球迷对巨星外援的失望情绪,也间接导致梅西和内马尔挨嘘。

有这种看法的球迷并不是太多,但有人认为这恰恰说明球迷在这个球队重夺法甲冠军的赛季中对俱乐部的发展深感失望。卡塔尔财团坚持要走全球化路线,但也需要和巴黎当地社区建立更多联系。

巴黎圣日耳曼有很多优势,但他们是不是浪费了其中最大的一个——让家门口的人才白白流失?